1. 東方學子
        學子風采
        佳作選登
        東方印象

        佳作選登

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? 東方學子 ? 佳作選登

        聊以義勇祭江東

        2019-05-14 15:49:19 點擊數:

        1701 汪靖雯 

        烏江水寒,風亦蕭瑟。佇足凝眸,觀千古英雄,且將蓋世威名葬枯骨,換得青史呈名留今朝,恍若隔世,似又昨宵。 

        李晚芳有言:“羽之神勇,千古無二。迄今正襟讀之,猶覺喑啞叱咤之雄,縱橫馳騁于數頁之間,驅數百萬甲兵,如大風卷簀,奇觀也。”光陰霧靄未曾歇,沉眸閱過掌中古籍,僅余唇齒間氣音流轉,喚一聲項羽。耳之所聞楚歌凄然,目之所及浸血尸首。我瞧見他,西楚霸王。 

        恃劍逐馬恣意,叱咤震怒足矣威匹夫??v身處重圍,惜而不怨,是他的氣度。悲歌悵飲別虞姬,是他的柔情。

         一曲虞歌數行淚,懸知無面見江東。他畢竟是項羽,本該就是一身傲骨,浴火中淬煉千萬遭都不得折損絲毫,不過區區一役罷,成便勝,敗便了,生來未攜、亡亦無帶的虛名,他無意惦念掛心。旁人視為常態的亂世之道——成王敗寇,偏他霸王不屑一顧。成事取之天時、地利、人和,敵軍重圍,嘆之曰天亡我,非用兵之罪也!故烏江拒渡,轉而自刎,此類種種,并非是他不配為王,而是覽盡天下英豪,再無人可抵的王者姿態。

         論他世人眼中的事態如何,管他或能東山再起的輝煌如何,霸王可嘆之而不可憐之。昔日衣錦思歸意氣雄,而今敗北,他便再不給人施舍憐憫之機。江東易返,可若返了又能如何?往日錦衣今殘破,寒甲浸染血色,面容疲怠再不得見驕矜桀驁,誰又得知。江東子弟今雖在,肯與君王卷土來?旌旗挾哀風哭嚎,恨不攬而問之,與羽共取天下英豪忠勇之士何在?得答曰:皆作一抔黃土也。至此,為君為王者又怎肯貪一時茍活,以殘敗之驅御難轉之勢,倚仗舊日戰功君威,借父老憫惜為王了卻余生?回首古往今來,無數文人騷客或惜或嘲,江東子弟多才俊,卷土重來未可知。殊不知,自能屈伸,忍一時之勇是為大丈夫,而生當作人杰,死亦為鬼雄才應是霸王,也只能配得是他項羽。

        成王敗寇,兵家常事,卻非項羽奉行之道。君可見,鐵馬將軍哽咽若孩提。咸陽三月火,項王眉容不斂,世言勢必鐵做心腸者,殊不知,眷眷唯弟兄、虞姬也。故而,折寒光入頸,揚義勇涔之江岸,以血肉之軀安千萬士卒忠魂,為他之擇。為證非兵之罪,親率騎兵突出重圍,斬漢將削敵旗,后江畔遇故人,朗聲談笑間便賜馬贈顱,置死生為塵,視成敗如土,即敗,手足間仍為少年沽酒尋樂般的瀟然恣意,不染凡塵卻又如此鮮活,仿佛頃刻間便能摒敗而勝,是敗亦精彩,亦是大將氣概。

        凌云壯志或可消解,風骨氣節不可折墮。彈指千年,縱楚漢之爭戰地遼闊用兵韜略前所未有,也不過于青史幾筆所提,時至今日,勝負鮮有人論,而跨越千載的風骨,猶常青之樹,不折不朽,未嘗有半點消損。

        今唯念少年意氣,劍指蒼穹,金戈鐵馬,繪一世英雄。細讀來,煙塵紛擾,難掩音容神魂。

         


        ?
        友情鏈接:三峽宜昌網中國宜昌網掌上高考

        ? 宜昌金東方教育集團版權所有2013-2020 鄂ICP備05010659號-1
        師風師德舉報郵箱:dc@jdfschool.com
        Email:office@jdfschool.com 電話:0717-6919852    后臺管理   辦公OA

        秒速飞艇官方网站